仅仅靠工资来做诱饵促进职业教育,够吗?

近日上海发布了企业技能人才市场工资价位,这是上海市人社局继去年首次发布企业技能人才市场工资价位后,再次发布相关报告。其目的是为了营造全社会崇尚技能,尊重技能人才的良好气氛。从这份报告中我们看到,技能人才工资高于上海市平均工资水平,技能等级越高,工资也越高。不同行业比较中,交通运输业和制造业技能工人工资较高。同行业中,住宿餐饮,批发零售和居民服务等技能人才工资高于平均水平。且技能人才工资高于文秘,后勤管理,办事员等一般管理岗位。这份报告无疑给广大家长和学生朋友们传递出一个讯息,如今技能人才前途一片大好,你是否也考虑一下去读职业学校?从好的方面来看,中国开始重视职业教育并引导人民群众从事技能职业,但仅仅靠工资来做诱饵,够吗?

职业教育现状与困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发布的数据,从2008年到2017年,公办和民办中等职业学校数量逐年递减,减幅分别达到30%和36% 。同样,中等职业学校学生人数也呈现下降趋势,过去的五年中减幅达到27%。2017年高中阶段学生的构成中,普通高中人数的比例为59.8%,而中等职业教育(包括中专,职高和技校)人数比例为36.9%,其中职业高中人数比例自2009年一直持续下滑。

从就业方面来看,城市化进程加快,大量农村劳动力涌入城市,加剧了就业市场竞争。由于高校扩招,接受高等教育的学生人数增加,大批拥有高学历的人却从事低技能工作,加之企业越来越看重学历因素,导致“人才高消费”现象越演越烈,使得职业技术院校毕业生就业情况越发严峻。如果这些被看作是加剧职业技术院校毕业生就业形势的外在因素,生源质量下降和人才输出不对口等内在因素则是造成就业难的主要原因。由于大众对职业教育的不信任和初高中学校追求升学率,只有那些考不上高中或大学的学生主动或被动的选择了职业教育。同时,但凡进入了职业学院,绝大多数的学生只能获得较低的文凭且少有机会能够继续深造,这使得那些有学习能力和钻研技能的学生望而却步。[1] 许多职业技术院校还停留在重理论轻实践的层面上,学生在学习过程中很少有机会真正接触实际操作,导致学生毕业后达不到用人单位的要求,企业往往还要进行再培训,加大了企业的用人成本。[2]

瑞士职业教育模式

在国际上,德国,瑞士和奥地利的职业教育培训备受赞许,许多国家也试图效仿。我们以瑞士职业教育为例,针对中国职业学校生源质量下降和人才输出不对口问题看看能否找到一些答案。在瑞士只有20%-30%的学生就读于普通高中,超过三分之二的学生进入职业培训。这样的比例不仅保障了高校的教学质量和研究水平,也避免了上述提到的高学历从事低技能的问题。瑞士全国除了12所普通大学以外还有多所科技应用类大学(Universities of Applied Sciences), 科技应用大学专门为那些想继续深造的职业教育学生提供机会。这一类的科技应用大学除了提供本科文凭也提供某些领域的研究生文凭,并且科技应用大学的文凭和普通大学文凭受到同样的认可。从事职业培训道路的学生可以选择工作几年后再继续读书深造,许多科技应用大学也提供边工边读的模式。

瑞士职业教育的最大特点是实践和理论相结合的“双轨制”及“学徒制”教育。学生一周固定几天在学校学习理论,其余时间在公司实战,甚至在公司工作的时间多于在学校学习的时间,如此保障了学生的技能和公司的需求相结合。除此之外,由于职业教育学生早一步进入社会累积工作经验,从而缓解了毕业季的就业压力,降低了年轻人的失业率。但在瑞士备受推崇的“学徒制”到了其他国家也会水土不服。例如意大利和英国在推行“学徒制”时就困难重重。[4] 究其原因,瑞士有较长的实行“学徒制”的历史,许多大公司的高层和政治人物也是从学徒工一步步干上来的,这无疑增加了其认可度和接受度。

现代学徒制在中国已经试点了三年多时间,试点单位也逐年扩大,但同样问题重重。首先,学校和企业双管教育中,企业处于无决定权和无利益的角色,从而导致企业参与感不强。其次,由于中国工商企业整体水平较低,无法提供大量高质量培训岗位,低技能流水线岗位成为主要培训岗位,学生无法真正得到技能培训。综合上述职业技术学校生源问题,中国职业教育改革任重而道远。[3] JANZZ科技长期深入地和多个国家的公共就业服务部以及各大公司人力资源部门合作并为其提供咨询,我们的产品能更快速有效的帮助公共就业部门预测就业发展趋势和未来技能需求,来应对教育系统的课程设置和技能培训,以达到市场需求和人才供应的匹配。

请马上与我们联系sales@janzz.technology

 

 

[1] 孟富涛. 2018. 当前职业教育发展存在的问题及建议. URL:http://www.xdjjxx.com/zazhi/jjxx/whsy/2018/0425/8351.html  [2018.10.15]

[2] 张骞. 2017. 浅谈中国职业教育的现状与对策. URL : http://www.fx361.com/page/2017/0927/2314933.shtml [2018.10.15]

[3] 郝倩. 2017. 工匠精神之学徒制:为什么“学徒制”可成为国家竞争力 URL: http://finance.sina.com.cn/zl/international/2017-01-03/zl-ifxzczff3542625.shtml [2018.10.15]

[4] 职教部落联盟. 2017. 职业教育载不动现代学徒制. URL: http://www.sohu.com/a/199524876_489512 [2018.10.15]

中国将迎来灵活用工的爆发期吗?

如果你在瑞士教书,你也许还同时干着其他的工作,例如银行里的CEO或CFO,创业公司的IT程序员,HRTech公司的本体支持人员等等。最后这个例子来自JANZZ科技公司一位员工。你也许会好奇地问,他在瑞士当老师工资不够用吗?他为什么要做这么多工作?这有可能吗?

在瑞士和欧洲一些其他国家做兼职是非常普遍的,特别是在学生和当父母的人群当中。来自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最新数据表明,2017年瑞士的兼职率为27.6%,居所有被调查国家第二位。兼职率最高的国家为荷兰37.4%,名单中居于前列的国家还有奥地利,德国,比利时,英国和瑞典。[1]欧盟统计局指出,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群从事多份工作的几率更高。[2]我们这位JANZZ科技公司的员工解释说他很享受这样可以在不同工作环境和人设自由切换的工作模式。这样一种可以称之为奢侈的工作模式之所以能够实现,这归功于瑞士良好的福利保障和较高的工资回报,就连20%的工作量也能得到相应的保障。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自愿从事多份工作。在一些国家,做一份工是不足够养活自己和家人的。我们以前讨论过关于就业不足和自主就业的问题,如果您感兴趣请点击链接https://janzz.technology/where-self-employment-may-not-always-be-voluntary/ 

 

三叶草组织理论

对于公司来说,提供兼职职位不仅能降低成本,还可以保持企业的灵活性。管理思想大师Charles Handy很早就提出了这样的观点。他用三叶草形象的比喻了公司结构里三大重要元素。第一大元素称之为专业核心人员,其中包括经验丰富的员工,技工和管理层,对于这一类员工应与他们签订长期合同。第二类是从事专业服务的人员,这一类的专业服务可以通过外包出去来降低成本。同时,这类服务应该以任务完成度来进行付费而非时间计算。最后一类被Handy视为灵活用工,当且仅当公司需要的时候才雇佣的群体,包括派遣人员,兼职人员及合同工等。他特别指出要确保不同人员间待遇的公平性以保障工作质量。[3]

回顾中国企业用工模式

灵工用工在中国发展得如何?首先,然我们一起看看过去二三十年间中国在雇佣模式上的变化。起初,公司直接面对劳动者并与其签订劳动合同,发工资,交社保。2007年《劳动合同法》出台后,出现了大量的劳务派遣。2010年,有超过6000万的人口通过劳务派遣方式就业。由于政策的收紧和劳务派遣有连带责任的风险,业务外包逐渐涌现,其中包括人力资源外包,商务流程外包,销售外包,生产线外包等等。在这个逐渐演变的过程中,更多的企业开始考虑,如何能免于把风险扩充到第三方。于是不断有新的模式开始大量出现,其中包括兼职。近几年随着互联网技术和移动通信的发展,中国雇佣模式继续深入发展,更多复杂的全新用工模式出现,例如“劳务关系用工”和“经济合作用工”。[4]

展望未来灵活用工模式

根据中国首个兼职平台兼职猫发布的调查数据,中国目前还处于灵活用工的初期阶段。过去五年间,中国灵活用工雇佣方面出现了快速增长的趋势,2015到2017年3年平均复合增长率超过20%。预计到2025年,灵活用工行业的总收入将达到120.4千亿规模。该调查得出结论,“目前灵活用工生态规模已经逐渐形成,中国产业结构变革正带来用工方式根本性变化的结论。灵活用工的用工模式为企业带来更低的用工成本和更高的产能效率,未来十年将进入’爆发期’,这也将带来中国人力资源外包服务市场近20年的快速成长期。”[5]

如今,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追求更优质的生活,随着二胎政策的全面开发,职业女性渴望在工作之余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孩子,大学生群体希望利用寒暑假积极参与社会实践为将来累计经验。朝九晚五的工作模式已不能满足所有的求职者需求。公共就业服务机构应该促进相关政策法规的落实,来确保灵活用工的合法保障。JANZZ科技长期深入地和多个国家的公共就业服务部以及各大公司人力资源部门合作,我们有能力解决当代工作环境中的复杂问题,应对不断出现和快速变化的新型职业。我们帮助公共就业服务部和公司应对求职者的各种需求,让求职者技能变现。

请马上与我们联系sales@janzz.technology

 

 

[1] OECD. 2018. Part-time employment rate. URL: https://data.oecd.org/emp/part-time-employment-rate.htm [2018.10.04]

[2] Eurostat. 2017. Employment Statistics. URL: https://ec.europa.eu/eurostat/statistics-explained/index.php?title=Employment_statistics/de#Teilzeitbesch.C3.A4ftigung [2018.10.04]

[3] Handy, Chales. (1989) The Age of Unreason. Broghton: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Press.

[4] 魏浩征. 2018. 灵活用工将成为人力资源的下个风口?URL: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8/0420/13/40060546_747269057.shtml  [2018.10.04]

[5] 兼职猫. 2018. 未来十年,灵活用工将进入爆发期. URL: https://www.sohu.com/a/223630306_100106156 [2018.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