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域内技术工人的自由流动将越发显得重要

您会修房子吗?如果不会,也许您可以开始考虑学习相关技能。因为到2030年,我们很有可能会出现建筑工人的严重短缺。现在就是您学习安装电线、木工、砌块、防水和管道等技能的机会。

根据瑞士建筑协会(Schweizerischer Baumeisterverband)2020年的报告[1],瑞士建筑业正面临着巨大的问题:愿意学习建筑行业的年轻人越来越少,而目前的许多技术工人即将退休。与2010年相比,2019年开始学砖工学徒的年轻人减少了40%。这会对整个行业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因为大多数建筑工头、监理和施工经理都是从砖工队伍中招聘的。另一方面,在主要的建筑行业中,50岁以上的人群比例高达36%。这两者相加所产生的影响令人担忧。

近年来,由于数字化的发展,建筑行业对从业人员的专业资质水平要求大幅提升,使得现在典型的非技术工人几乎无人问津,造成了该行业劳动力技能供需缺口扩大。然而,要解决这样的技能短缺绝非易事。

人口结构趋势

出生率降低和预期寿命延长是瑞士,乃至绝大部分欧盟国家的两个主要人口趋势。人口老龄化和劳动年龄人口的减少加剧了劳动力市场的形势。根据欧盟统计局的数据[2],从2010年到2018年,劳动年龄人口占欧盟总人口的比例下降了2%以上,同期中位年龄增加了近3年,达到43.1岁。

除此之外,婴儿潮一代进入退休后的影响才刚刚开始显现。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3]的一项研究指出,未来10年,共有约110万人将达到退休年龄,年轻一代将无法填补由这批战后婴儿潮一代所空出的大量高技能工作岗位。同样的情况在其它中欧国家的研究中也被指出。

然而,多份报告显示,对于一些不具备类似人口结构形态的国家,如南非和印度,同样出现建筑业的技术工人短缺。显然,一个更普遍的因素正在造成国际上建筑业的技术短缺。

负面形象

全球的许多研究均表明,建筑业的形象是负面的,特别是在年轻人中。例如,南非国家商业就业周刊在一所高中进行的研究中,建筑业的职业在250个最没有吸引力的职业中排在第247位[4]。英国建筑业培训委员会(CITB)在2013年的数据[5]发现,在英国,建筑业作为职业选择的整体吸引力在14~19岁的青少年中已经下降到10人中只有4.2人,建筑、联合工种和技术人员联盟(UCATT)也报告说,2013年建筑学徒人数下降了14.6%。在2017年的一项调查中也再次证实了这一点。在美国,2017年的一项调查中,18-25岁的青年中只有3%的人希望从事建筑行业的工作 [6] 。

尽管需求量大的职业前景光明,但年轻人似乎就是无法摆脱这个行业的不良形象:低工资和工作保障、健康和安全问题、低质量的工作和艰苦的工作条件是年轻人对建筑业工作联想最多的方面,也让他们不敢从事这个行业。此外,数字化的兴起也滋生了一种错误的担忧,即建筑业的工作在未来会成为自动化的牺牲品。

的确,建筑业的一些职业有被自动化替代的危险,但从技术上讲,用机器人来完成某些工作是不可行的。即使是很多人认为最有可能实现自动化的体力工作,对机器人来说也太有挑战性了–尤其是在不可预测和变化的环境中的体力工作。

此外,当提到建筑业的职业时,人们大多只想到建筑工地,往往忽略了与子行业相关的职业,如房地产、采购、建筑设计或工程活动,这些职业享有较高的社会地位,对男女两性都有很大的吸引力。

对大学学历的推崇

在德国、奥地利和瑞士(DACH)实行的双轨制教育中,建筑业的大多数职业道路都是从职业培训和学徒开始的。作为这些国家的悠久传统,双轨制一直受到家长、青少年和整个社会的欢迎。近来,人们对大学学历的关注度越来越高,这对建筑行业的专业和其他技术工种提出了直接的挑战。

当大学毕业生面临职业选择时,吸引他们进入建筑工地已经为时过晚。研究表明,时机是激发人们对建筑业兴趣的关键,在小学阶段让学生参与进来,成功率最高。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整个行业生态共同努力,从根本上改变教育体系,促进行业与教育机构的深入合作。

技术工人不可或缺的自由流动

技术工人自由流动从长期和劳动力再生的角度看来都是可行的。然而,从中短期来看,国民经济—-特别是在工业化国家和正在发展工业化国家中—-将高度依赖于技术工人在地区乃至世界各国之间的流动,以缓解劳动力短缺问题。事实上,正如国际劳工组织[7]所指出的,移民工是建筑业等行业的重要技能和劳动力来源。从本质上讲,建筑业需要具有各种技能的灵活团队,基于移民工的流动性和灵活性的特点,他们往往严重依赖移民工人。因此,有助于人员自由流动的解决方案的需求将迅速增长。然而,为了确保工人真正的自由流动,从一开始就需要解决一个重要的问题:不同国家甚至地区之间的资质认可问题。

资质认可方面的挑战

在欧盟,《专业资格指令》(PQD)、《欧洲资格框架》(EQF)和《欧洲职业教育和培训学分制》(ECVET)是承认专业和学术资格以支持工人在欧洲各地流动的主要工具。然而,尽管做了大量的努力,如推出了欧洲技能、能力、资格和职业分类体系(ESCO),但各成员国之间的技能认可和匹配仍然非常令人失望,更不用说国际上了。跨越国界的技能比较带来了两个重大挑战:第一,许多国家都有自己的分类体系或分类法,每个国家都应当将其映射到一个跨国体系中。但并不是所有国家都已经做到了这一点。第二,并非所有的技能和资格都能轻易转化。例如,一个在英国完成18个月学徒期的木匠和一个在奥地利完成3年学徒期的木匠,尽管两者都完成了同一技术工种的标准化培训,但他们的技能会有所不同。

为了克服这些挑战,越来越多的投资和期望寄语在本体和语义技术解决方案上。目前,JANZZ的本体是职业数据领域最大的多语言百科知识表示。它不仅可以将职业术语中的诸多语言差异转化为通用词汇,更强大的是,通过人工专家的编排,它可以真正跨越国界和语言鸿沟,比较教育和资质的异同–从而为技术工人的真正自由流动做出有意义的贡献。

现在就联系我们,了解JANZZ的本体如何协助您进行劳动力的教育和资格的比较分析和匹配。

 

[1] Zahlen und Fakten 2020, Schweizerischer Baumeisterverband SBV

[2] European Commission, Improving the human capital basis, Analytical Report (March 2020)

[3] Credit Suisse, Fear of recession exaggerated (September 2019)

[4] Makhene, D., Thwala, W.: Skilled labour shortages in construction contractors: a literature review

[5] UK Construction: An Economic Analysis of the Sector (July 2013)

[6] Young Adults & the Construction Trades, NAHB Economics and Housing Policy Group

[7] Buckley et al.: Migrant work and employment in the construction sector, Geneva: ILO, 2016

为特定职业生成一个万能的技能档案——这事儿靠谱吗?

在撰写招聘信息时,许多招聘方都在绞尽脑汁表达和传递他们对某一职位最为看重的技能,这也导致在招聘信息中使用的词汇千差万别。如今,随着(X)AI自动化为招聘流程带来新的可能性,很多定位全球的招聘机构或人力资源部门都想知道,AI是否可以为他们提供这样一个快速的解决方案,即为特定职业生成一个万能的全球技能档案。由于许多招聘门户网站都是基于关键词匹配,而在全球劳动力市场参与者之间缺乏共同语言和词汇,因而使得求职者和招聘方因词汇不同而错失机会。这样的情况固然可惜,但基于AI的自动化系统又难以生成别具一格的招聘广告以帮助不同的招聘方吸引人才。要解决这个两难问题,可以通过采用语义技术。语义技术可以很好地将众多的语言差异转化为通用的词汇,极大地提高求职者与招聘方的匹配度。然而,虽然这种技术可以生成标准化的词汇,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生成标准化的招聘技能档案。接下来,我们将用数据证明这样的全球技能档案是否存在。在全球各地的招聘信息中,是否有足够的共同点来为某一职业定义标准的技能组合?甚至这事儿在同一个国家能办到吗?

JANZZ多年来分析了数以百万计的招聘信息来研究这些问题。为了说明我们的发现,让我们来探讨一下木匠和护士这两个经典职业的技能概况。我们从两个语言地区(英语和德语)的五个国家(美国,英国,瑞士,德国和奥地利)随机抽取了关于这两个职业各约250条招聘信息。我们的评估结果显示,即使是像护士这样受严格监管的职业,各个岗位所要求的技能也存在很大的差异。

技能可以定义工作。但谁来定义技能?一个国家的企业与另一个国家的同类企业所要找的人可能不一样,因为技能不仅取决于某个具体工作,还取决于文化或管理因素、教育制度和其他许多方面。事实上,在一个国家,可能需要几个具有不同技能的人去做一项工作,而在另一个国家,可能只需要一个人就能完全胜任。即使在同一地区,也可以看到技能状况的巨大差异,因为不同的企业在市场上的定位不同。这不仅体现在对专业技能的不同需求上,而且体现在所需的软技能上,这可能反映出公司的理念、团队的活力或客户的期望。

教育和工作经验的影响

让我们仔细看看木工。德国、奥地利和瑞士都实行双轨制教育,学生可以在给定的职业清单中选择一个职业接受学徒培训,这其中就包括木工。木工学徒培训中所教授的精准(硬)技能和理论,包括基础培训后可以选择的几个专业培训都有严格的规定和国家标准。凡是想接受木匠培训的人,在以上国家除了走职业培训这条路,几乎别无选择。英国最近实施了全面修订的学徒制结构,为越来越多的职业制定了国家标准,并正在制定鼓励雇主雇用学徒的措施。然而,尽管某些职业存在学徒制,但对想要从事这些事业的人来说,都有另一种途径,即通过大学教育,走大学这条路被广泛接受。此外,由于这一改革还很新,相关职业的大多从业者还没有完成学徒期。

美国在这方面处于另一端。学徒制确实存在,但美国没有一套统一的标准,在设计学徒计划时可以对所有雇主起到统一规范的作用。这使得雇主很难评估未来员工的培训情况,这可能是除缺乏这类培训的传统之外,学徒制在美国仍然没有像在欧洲那样普及的原因之一。这同样反映在人均学徒的数量上:在英国、德国和奥地利,目前约有2%的适龄劳动人口在接受学徒培训,在瑞士则接近于4%,是美国的10倍以上,美国的学徒比例还不到0.3% 。1)然而,这与工作岗位的技能要求有什么关系呢?我们观察到的一个方面是,在实行标准化培训的国家里,相比于工作经验,职业教育受到的重视程度要高得多。只要简单统计一下招聘信息中罗列的这些标准,就可以看出这一点。

教育和经验 – 木工

外环:木匠招聘信息中指定要求的百分比。

内圈:招聘信息中至少列出经验和学历一项标准的百分比。

中心:图表中心的数字是经验要求与学历要求的比例。因此,高于1的数字表示对经验的需求大于对学历的需求,反之,低于1的数字表示对经验的需求小于对学历的需求。

 

我们可以明显的看到,如果你完成了学徒期,你同时也具备了工作经验。而如果很少有人完成学徒期,那么雇主就会要求提供工作经验来代替。我们对护士的数据分析也证实了这一点。这个职业在这五个国家都受到了高度的监管,需要按照预先确定的国家标准进行培训(实践和理论),并有特定的可选专业。在所有五个国家中,与教育相比,对工作经验的需求明显较少(见下图)。我们还看到,在木匠的岗位招聘中,美国更多的是明确提及工具经验。这也可能是由于缺乏标准化的培训,因而在美国,给出了对工具方面的经验要求。

教育和经验 – 护士

外环:护士招聘信息中指定要求的百分比。

内环:招聘信息中至少列出经验和学历一项标准的百分比。

中心:图表中心的数字是经验要求与学历要求的比例。因此,高于1的数字表示对经验的需求大于对学历的需求,反之,低于1的数字表示对经验的需求小于对学历的需求。

 

接下来让我们看看关于木匠的工艺技能,即与该行业直接相关的硬技能,我们看到所有类别都存在明显差异。在英国和美国,对技能的要求分散在木工的各个领域,从一般的建筑和室内装修到其他行业的附加技能,而在德奥瑞,更看重的是木工的一般技能,很少提到具体技能。一个经过全面培训的木匠通常比在工作中学习的木匠具有更多样的技能,因此可以从事更广泛的工作,这一点毋庸置疑。相比之下,在培训不太规范的国家,木匠往往只能从事工作某一两项具体工作。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覆膜,在我们的数据中,美国和英国没有对制作技艺提出更多的需求。而这类知识对熟练的木工来说是非常特殊的,并且只有在五分之一的德奥瑞职位中明确提出。另一方面,我们看到美国和英国对某些行业的技能要求,在德奥瑞中几乎不存在。如果我们考虑到受过专业培训的木匠不太可能学到其他行业的技能,而在工作中学习的木匠容易掌握其他行业的相关技能,那么这种情况就很容易被解释了。

护士的情况同样如此:所有五个国家普遍很少提到专业技能,尤其是很少提出详细的具体技能,每个国家的招聘信息中只有4%到10%提出了详细的具体技能。这一技能类别的重点主要是专业和额外任务,这不是标准培训和/或经验的一部分。

区域差异

还有其他一些因素也会影响技能状况。例如,在英国,软技能在木工行业似乎并不重要:在英国,少于一半的招聘信息要求有任何软技能,而在美国,这一比例为76%,在德奥瑞,这一比例约为90%。在美国,对软技能要求最高的3项技能分别是体能、灵活性和能否加班、团队合作(由高到低)。相比之下,德奥瑞的前3项技能是团队合作、无需监督的工作和可靠性。由此可见,美国的雇主通常在寻找与德奥瑞完全不同的工人。

有趣的是,在护士软技能方面也存在显著差异:在德奥瑞,每一个招聘信息都要求至少有一项软技能,中位数为5项,而在美国和英国,只有70%和80%的招聘信息要求有软技能,中位数分别为1项(美国)和3项(英国)。在瑞士,排名前三的软技能是团队合作(48%)、责任心(46%)和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下工作(44%)。在英国,排名前三的是沟通技巧、有爱心的人格和积极性–但要求要低得多(分别为40%、26%和26%)。同样,我们在不同国家看到了截然不同的标准。

另一个需要考虑的方面是监管事项和安全标准。在美国和英国,雇主明确要求求职者了解安全标准(OHSA和HSE/CSCS卡),而且相当一部分人希望应聘者拥有自己的工具。这在德奥瑞完全看不到,这可能是源于教育和监管的差异。同样,在美国的招聘信息中,有四分之三的招聘信息明确要求护士具备BLS或类似的认证,而在其他四个国家,这些认证是标准培训的一部分,因此没有提及。

企业/行业特有的差异

回到开篇提出的问题,假设我们还想创建一个标准的技能档案。最简单的策略是将至少一个招聘信息中的所有标准都罗列出来。使用我们对木匠的数据,这将生成一张103项要求的列表,而其中大部分要求与个别职位空缺毫无关联:平均而言,每个职位空缺列出7项技能要求,个别数据从2到21不等。对于护士来说,我们将有94项要求,平均每个职位有8项技能要求,范围在1到16之间。

另一个可以考虑的策略是寻找一个共同的分母,例如,找出每个国家至少25%的招聘信息所要求的所有技能。如上图数据所示,这样一来,我们对木匠的要求就只有两个:工作经验(时间长短不详)和驾照。大多数招聘者都会觉得这是不可接受的。在瑞士,完成学徒期是绝大多数工作岗位的必备条件,而在德国,大多数情况下驾照并不是一项要求。因此,这样的要求在一个国家会招致许多不合适的候选人,而在另一个国家则会导致候选人太少,错过许多机会。

按照同样的策略,对护士的要求也只得到两个:护理证书和工作经验(任何专业)。没有一项软技能被列出,而事实上人们非常强调软技能,至少有70%的招聘信息要求具备这类技能。此外,德国有四分之三的招聘信息不要求工作经验。同样,这将导致应聘者与职位空缺严重不匹配。

让我们对一个国家,比如说瑞士,采取25%的策略。我们对护士的标准技能要求如下。

  • 护理证书
  • 工作经验
  • 护理工作
  • 电脑技术
  • 负责任
  • 抗压
  • 沟通技巧
  • 同理心
  • 社交能力
  • 团队合作
  • 专业能力
  • 弹性和加班
  • 能独当一面

乍一看,这似乎可以接受。然而,近70%的瑞士招聘信息要求的是一般护理工作以外的专业技能,一半以上的招聘信息要求的是护士基础培训中没有的专业知识。这意味着,现在每一个单独的招聘信息都需要根据具体的职位空缺进行微调。

对于美国的木匠,我们也会遇到这样的问题。我们的策略会生成以下技能档案。

  • 工作经验
  • 工具的经验
  • 橱柜和家具
  • 门窗
  • 团队合作
  • 弹性和加班
  • 体能
  • 执行力
  • 数学技能
  • 安全实践知识
  • 驾照

如前所述,这乍一看似乎足够了。然而,专注于硬技能,一个熟练掌握橱柜和家具或门窗的工人可能没有干墙、屋顶木工或其他建筑结构的经验,因为这需要不同的技能组合。另外,有足足80%的招聘信息要求的是我们简介中所列的硬技能以外的技能,60%的招聘信息要求的是其他软技能。

同样,在奥地利的标准化技能档案中,唯一列出的硬技能是装配和安装。然而,许多木工工作根本不涉及装配和安装,比如在奥地利的招聘信息中,有十分之七的招聘信息需要制作技艺。在这个国家,制作技艺是在不同专业的学徒中学习的,因此,一般的装配工/安装工不会具备相关技能。

回到原点

以上可以说是基本的策略,而基于人工智能的复杂方法可能会带来稍好的结果。然而,从我们分析中发现的关键问题仍未解决:由于国家和地区的差异,以及不同行业甚至个别企业内部对职位的不同要求,存在着巨大的差异。我们的数据显示,因此,任何全球定义的核心特征都必须适应国家(如适应教育、监管和文化因素),然后适应行业(建筑业、制造业等),适应单个企业(如公司文化),最后适应单个职位。这就又回到了个人的工作岗位上。因此,一个标准的技能档案根本不存在。

下载 PDF

1) 根据经合组织和国家统计局的数字自行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