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域内技术工人的自由流动将越发显得重要

您会修房子吗?如果不会,也许您可以开始考虑学习相关技能。因为到2030年,我们很有可能会出现建筑工人的严重短缺。现在就是您学习安装电线、木工、砌块、防水和管道等技能的机会。

根据瑞士建筑协会(Schweizerischer Baumeisterverband)2020年的报告[1],瑞士建筑业正面临着巨大的问题:愿意学习建筑行业的年轻人越来越少,而目前的许多技术工人即将退休。与2010年相比,2019年开始学砖工学徒的年轻人减少了40%。这会对整个行业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因为大多数建筑工头、监理和施工经理都是从砖工队伍中招聘的。另一方面,在主要的建筑行业中,50岁以上的人群比例高达36%。这两者相加所产生的影响令人担忧。

近年来,由于数字化的发展,建筑行业对从业人员的专业资质水平要求大幅提升,使得现在典型的非技术工人几乎无人问津,造成了该行业劳动力技能供需缺口扩大。然而,要解决这样的技能短缺绝非易事。

人口结构趋势

出生率降低和预期寿命延长是瑞士,乃至绝大部分欧盟国家的两个主要人口趋势。人口老龄化和劳动年龄人口的减少加剧了劳动力市场的形势。根据欧盟统计局的数据[2],从2010年到2018年,劳动年龄人口占欧盟总人口的比例下降了2%以上,同期中位年龄增加了近3年,达到43.1岁。

除此之外,婴儿潮一代进入退休后的影响才刚刚开始显现。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3]的一项研究指出,未来10年,共有约110万人将达到退休年龄,年轻一代将无法填补由这批战后婴儿潮一代所空出的大量高技能工作岗位。同样的情况在其它中欧国家的研究中也被指出。

然而,多份报告显示,对于一些不具备类似人口结构形态的国家,如南非和印度,同样出现建筑业的技术工人短缺。显然,一个更普遍的因素正在造成国际上建筑业的技术短缺。

负面形象

全球的许多研究均表明,建筑业的形象是负面的,特别是在年轻人中。例如,南非国家商业就业周刊在一所高中进行的研究中,建筑业的职业在250个最没有吸引力的职业中排在第247位[4]。英国建筑业培训委员会(CITB)在2013年的数据[5]发现,在英国,建筑业作为职业选择的整体吸引力在14~19岁的青少年中已经下降到10人中只有4.2人,建筑、联合工种和技术人员联盟(UCATT)也报告说,2013年建筑学徒人数下降了14.6%。在2017年的一项调查中也再次证实了这一点。在美国,2017年的一项调查中,18-25岁的青年中只有3%的人希望从事建筑行业的工作 [6] 。

尽管需求量大的职业前景光明,但年轻人似乎就是无法摆脱这个行业的不良形象:低工资和工作保障、健康和安全问题、低质量的工作和艰苦的工作条件是年轻人对建筑业工作联想最多的方面,也让他们不敢从事这个行业。此外,数字化的兴起也滋生了一种错误的担忧,即建筑业的工作在未来会成为自动化的牺牲品。

的确,建筑业的一些职业有被自动化替代的危险,但从技术上讲,用机器人来完成某些工作是不可行的。即使是很多人认为最有可能实现自动化的体力工作,对机器人来说也太有挑战性了–尤其是在不可预测和变化的环境中的体力工作。

此外,当提到建筑业的职业时,人们大多只想到建筑工地,往往忽略了与子行业相关的职业,如房地产、采购、建筑设计或工程活动,这些职业享有较高的社会地位,对男女两性都有很大的吸引力。

对大学学历的推崇

在德国、奥地利和瑞士(DACH)实行的双轨制教育中,建筑业的大多数职业道路都是从职业培训和学徒开始的。作为这些国家的悠久传统,双轨制一直受到家长、青少年和整个社会的欢迎。近来,人们对大学学历的关注度越来越高,这对建筑行业的专业和其他技术工种提出了直接的挑战。

当大学毕业生面临职业选择时,吸引他们进入建筑工地已经为时过晚。研究表明,时机是激发人们对建筑业兴趣的关键,在小学阶段让学生参与进来,成功率最高。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整个行业生态共同努力,从根本上改变教育体系,促进行业与教育机构的深入合作。

技术工人不可或缺的自由流动

技术工人自由流动从长期和劳动力再生的角度看来都是可行的。然而,从中短期来看,国民经济—-特别是在工业化国家和正在发展工业化国家中—-将高度依赖于技术工人在地区乃至世界各国之间的流动,以缓解劳动力短缺问题。事实上,正如国际劳工组织[7]所指出的,移民工是建筑业等行业的重要技能和劳动力来源。从本质上讲,建筑业需要具有各种技能的灵活团队,基于移民工的流动性和灵活性的特点,他们往往严重依赖移民工人。因此,有助于人员自由流动的解决方案的需求将迅速增长。然而,为了确保工人真正的自由流动,从一开始就需要解决一个重要的问题:不同国家甚至地区之间的资质认可问题。

资质认可方面的挑战

在欧盟,《专业资格指令》(PQD)、《欧洲资格框架》(EQF)和《欧洲职业教育和培训学分制》(ECVET)是承认专业和学术资格以支持工人在欧洲各地流动的主要工具。然而,尽管做了大量的努力,如推出了欧洲技能、能力、资格和职业分类体系(ESCO),但各成员国之间的技能认可和匹配仍然非常令人失望,更不用说国际上了。跨越国界的技能比较带来了两个重大挑战:第一,许多国家都有自己的分类体系或分类法,每个国家都应当将其映射到一个跨国体系中。但并不是所有国家都已经做到了这一点。第二,并非所有的技能和资格都能轻易转化。例如,一个在英国完成18个月学徒期的木匠和一个在奥地利完成3年学徒期的木匠,尽管两者都完成了同一技术工种的标准化培训,但他们的技能会有所不同。

为了克服这些挑战,越来越多的投资和期望寄语在本体和语义技术解决方案上。目前,JANZZ的本体是职业数据领域最大的多语言百科知识表示。它不仅可以将职业术语中的诸多语言差异转化为通用词汇,更强大的是,通过人工专家的编排,它可以真正跨越国界和语言鸿沟,比较教育和资质的异同–从而为技术工人的真正自由流动做出有意义的贡献。

现在就联系我们,了解JANZZ的本体如何协助您进行劳动力的教育和资格的比较分析和匹配。

 

[1] Zahlen und Fakten 2020, Schweizerischer Baumeisterverband SBV

[2] European Commission, Improving the human capital basis, Analytical Report (March 2020)

[3] Credit Suisse, Fear of recession exaggerated (September 2019)

[4] Makhene, D., Thwala, W.: Skilled labour shortages in construction contractors: a literature review

[5] UK Construction: An Economic Analysis of the Sector (July 2013)

[6] Young Adults & the Construction Trades, NAHB Economics and Housing Policy Group

[7] Buckley et al.: Migrant work and employment in the construction sector, Geneva: ILO, 2016